•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九原文化

为何古代欧洲始终实行落后的封建制而不效仿秦朝先进的郡县制?

时间:2018/4/7 16:09:10   作者:http://lkaoa.com   来源:http://lkaoa.com   阅读:1   评论:0
内容摘要:  历史书告诉我们,社会发展的形态分为: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且中国也跟欧洲一样,奴隶社会过后是封建社会,从秦始皇统一六国开始到清朝结束。  封建制就是最高统治者把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分封给各个领主的一种制度,即所谓的封邦建国。  根据定义,咱们...

  历史书告诉我们,社会发展的形态分为: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且中国也跟欧洲一样,奴隶社会过后是封建社会,从秦始皇统一六国开始到清朝结束。

  封建制就是最高统治者把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分封给各个领主的一种制度,即所谓的封邦建国。

  根据定义,咱们再对照一下世界各国史,封建制国家的典型有中国周朝时实行的分封制、以及西欧社会从公元8世纪到15世纪的封建社会。

  从上可见,欧洲长期延续了分封制,古代欧洲诸国并立,且基本实行了封建制。但中国的封建制鼎盛于西周,早在战国时期就已经崩溃,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最大的改变就是用郡县制代替分封制,他并没有仿效周朝的制度分封皇室宗亲和功臣,而是在全国范围内设置郡县,并委派流官进行管理,这是一个巨大的社会制度变革和进步。

  显然,中国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已迈入中央集权的郡县制,把郡县制说成是封建制,只能说是牵强附会、生搬硬套马克思对社会制度划分的理论。

  一、郡县制取代分封制,使国家管理人员由职业官僚取代了世袭领主,彻底打破了世卿世禄制,使贵族政治转化为官僚政治,其后的举荐制、科举制使更多底层平民有上升空间,参与到国家管理中来,为国家机器输送新鲜血液。

  二、地方的长官不再家族世袭,改由中央委派的流官进行管理,有效避免了门阀氏族做大、割据势力的出现,加强了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强化了君主制,有利于巩固和发展统一的多民族国家。

  三、一个统一、强大的国家能更避免战乱频发,使社会稳定;能集中力量建设大型工程;能促进经济政治社会发展文化交流;能团结人民共御外辱,等等。

  因此秦后中国历朝几乎都沿用了郡县制,即便偶尔有分封诸国的现象存在,也占不到主流地位。即使到现代,世界各国也普遍采用了郡县制的基本做法:考试选拔、流官管理、中央集权,便是因为郡县制对于国家和统治有诸多好处。

  既然郡县制好处多多,为什么古代欧洲不实行统一的中央集权的郡县制,而是要长期保持分封制呢?

  看过史诗大片《权力的游戏》的人应该都清楚,鹿家的劳勃·拜拉席恩是国王,是七国统治者暨全境守护者,但其实整个维斯特洛大陆主要分成七个相对独立的国家,有狼家史塔克家族、狮家兰尼斯特家、玫瑰家的提利尔家族等,这些都是封建大领主。

  而大领主史塔克家族又有封臣波顿家族、卡史塔克家族等小领主。这就是标准的封建制度的体现,这些大小领主各拥实权,一有风吹草动就开始蠢蠢欲动。

  《权游》虽是小说改编,但也是古代欧洲分封制的真实写照,封建领主有着非常大的自主权,一些庞大的家族甚至能控制整个国家的命脉。

  其实,欧洲不是不愿意搞郡县制,而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实在没有哪个君主有这个能力。想要推行郡县制,首先必须是个实力强大的大一统政权,因为郡县制是一个需要靠强大的政治、军事、经济实力去建立和维护的制度。

  想统一整个欧洲的也不乏其人,如拿破仑等,然而他们都失败了。而且古代欧洲在罗马帝国时期还是中央集权的,不存在分封制。西罗马帝国被蛮族入侵并灭亡后,日耳曼人按照部落传统统治欧洲,封建制度作为统治的基础无法被撼动,因此自法兰克王国分裂后西欧再也没统一过。

  第一,经济基础。古罗马的崩溃使得欧洲经济凋敝,文明湮灭,各国家独立为政,没有建立大帝国的经济基础。

  第二,民族优势。单一的文化给予整个区域内的人民一种强大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在这种文化认同支撑下的文化又会随着人口的增多进一步辐射,最终产生极其庞大的主体民族。华夏一族经过长期历史发展,逐渐成为中国人口最多、经济文化最发达的民族。汉族成为了中国的主体民族,因而中国也容易产生大一统政权,只有大一统政权才有实力推行郡县制,这是欧洲所不具备的。

  第三,历史传统。古罗马文明中断后,统治者大部分都是蛮族,刚刚脱离原始社会的蛮族把原始氏族里大酋长对小部落的管理模式照搬了过来,国王分封公爵,公爵分封伯爵,依此类推,各国仿效,古罗马行省制被淹没在战火与血海之中。

  第四,宗教因素。欧洲教会阶层是可以和国王、贵族领主们争权的可怕对手。世俗君权弱化,教皇高高在上,掌握各国平衡,宗教的力量十分强大,君权和神权的矛盾重重,宗教战争不断,欧洲各国世俗的君主们自然无力集权。

  但教会阶级内部也从来不是铁板一块,教皇和主教、教会之间的斗争也没有消停过。

  而中国的世俗政权,高度成熟的政治体制能轻松凌驾于宗教之上,使得政权不受宗教干扰、牢牢掌握政权。

  第五,人才体系。没有成熟固定的文官体系,使得欧洲“削藩”几乎不可能。古代欧洲各国没有一个独立的文官体系,也没有完善的选拔制度,大大小小的贵族领主们根据血缘、门阀控制着领地内官员,导致了各“藩国”独立自主,中央政府也无力削藩。

  官员选拔制度,从开始的举荐制到“科举制度”,彻底改变了门阀垄断政治,这一制度也直接催生了不以家族出身而论的一个独特的阶级:“士大夫阶级”。士大夫阶级是文官制度的核心,由皇帝授权给这批较为职业的官僚团队统治国家,可以保证皇权的高度稳定性。

  第六,文化差异。欧洲各国长期以来的分封制,导致各国交流隔绝、文化差异巨大,巨大的文化鸿沟,使得文化统一都只能维持在公国内。而中国自秦始皇统一文字、货币、度量衡后,国家文化经济政令都趋于统一,为后世的再统一创造了极大的便利。

  第七,民族主义。从中世纪后期到启蒙时代,民族主义开始抬头,主权国家的思想已渐入人心。民族国家互相之间划清了边界,任何挑战主权的战争都几乎会牵动整个欧洲,遭致欧洲各国抱团反对。

  两千多年的郡县制历史告诉我们,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的国家是一个要靠强大的政治、军事、经济实力去建立和维护的。简单的说,古代欧洲任何一个国家都缺乏以上这些实力,更兼欧洲大陆地理环境复杂多样,也就始终不能建立起一个中央集权的大一统欧洲国,自然也谈不上推行郡县制了。


标签:原始文化百度云 
相关评论

本类推荐

网站地图
闽ICP备12010380号